抖音业务自助平台秒刷

全网最低价在线刷抖音业务平台介绍

抖音如何买1000粉(抖音如何买1000粉)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墨昕晗打完电话回到病房,看到病床上的简宁身子在颤抖,挂着点滴的手也在挥舞着,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病床边,听到简宁不停的呓语:“你放开我。”墨昕晗知道她做噩梦了,可能梦到的就是唐易薱跟她纠缠的那段,墨昕晗俯身抱住简宁,一边轻声安抚:“宁宁,没事了,没事了。”一边伸手按住了她在挥舞的打着吊针的手。安抚似是起了作用,简宁安静了下来,墨昕晗才起身,发现针头似乎有点动掉,就按了铃让护士进来。护士看了一眼,滴瓶里的滴液也快没了,就直接拔了。

护士刚走一会,简宁睡的又不安稳了,墨昕晗又俯身抱住了简宁安抚,没一会就又睡的平稳了。墨昕晗索性在简宁身侧侧躺下来,伸手抱着简宁,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睡梦中的简宁确实在做噩梦,一个黑影抓着她把她往一个黑暗的地方拉,而她完全看不清楚对方是谁,她怎么挣脱都挣脱不了,等她感觉自己快要没力气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突然让她感觉很安心,感觉有希望了,随后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响起在喊她“宁宁”,一直无法挣脱的黑影也突然就消散了,简宁顿时感觉心安。

早晨,简宁的鼻吸里充满了淡淡的幽香,贪婪的吸着不愿醒来。只是,当她听到开门声并且半随着一个男人的说话声:“对不起,墨总。”随后是关门声。

退出门的阿桐后悔今天自己怎么会犯蠢,光想着尽快汇报昨晚昨晚吩咐的事情,但是忘了自己老板昨晚是在陪夜,而且还是简宁。自己怎么就没有先问一声护士,退出来后护士说:“墨先生关照他没出来之前不允许进去查房,除非他按护士铃。”当时阿桐想死的心都有,连说了好几次“完了,完了,完了……”

“墨总?”简宁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是被抱着,倏的睁开眼,入眼的是有点皱了的白衬衫,印象中好像墨昕晗穿的衬衫都是白色,包括床品也都是白色系的。往上抬眼,对上了正垂眸看她的墨昕晗那双幽幽的眼睛。

“混蛋。”简宁条件反射的推墨昕晗,但是动作太大脚跟着动了,结果这一动伤的地方磨蹭到了,疼得简宁倒吸一口冷气:“啊!”

“别乱动,你两只脚都伤了。一只脚踝轻微骨裂。”墨昕晗箍住简宁说道:“我没对你做什么,只是你做噩梦了,抱着你你睡得比较安稳。”墨昕晗解释道。

“骗子。”简宁根本不信自己被墨昕晗抱着会睡的安慰,只是,睡觉时闻到的那股让人感到安心的淡淡的特殊幽香好像确实是墨昕晗的。

“你别激动,你脚不疼吗?”墨昕晗说着,放开简宁下了床。简宁这才看清楚墨昕晗居然是穿着西裤直接上的床。但是,简宁还是把被子往上拉了拉,反手拽着被子把自己盖住,只露出一个头,怒目瞪着墨昕晗。

“我去喊护士给你换药。”看着简宁的样子墨昕晗很无奈,转身走了出去了。没过多久,护士进来给简宁做了常规的测温检查,看脚上的伤是否会因为炎症引起高烧,同时帮简宁的脚进行了换药。

简宁这才想起来,昨晚在跟唐易薱拉扯的时候,是墨昕晗及时出现救了自己。至于之后,自己好像失忆了。看样子,也是墨昕晗将自己送来医院的,要不怎么会……一想到自己被墨昕晗抱着睡了一夜,就浑身不自在。

“护士小姐,我想问一下,我昨天是怎么来医院的?”心有不甘的简宁看着帮自己换药的护士问道。

护士一脸不可思议,简宁怎么会问这种问题:“不就是刚刚出去的那位帅哥。他一路把你抱到了我们祁副院长的诊疗室,昨天晚上还守了你一夜。你做噩梦把针头都弄歪了,还是他按的护士铃叫我同事拔的。”护士说到后面的时候满是羡慕。

原来真的是他啊,原来他没骗自己,不过也是,他没有骗自己的必要。

护士帮简宁换好药,简宁谢过护士后就出去了,正好遇到出去后返回的墨昕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掐准了时间回来的。但是仔细一看,已经换了一套高定的深色西服,果然,还是穿的白衬衫。只是,他手里还拖了一个托盘,上面放了几个碗,简宁因为躺着看的并不清晰。

“吃早饭了。”墨昕晗把餐盘端方到简宁病床旁的柜子上,随后要伸手去抱简宁起床。

“我自己起来。”简宁拒绝道,说着,自己用手撑起身体,尽量不让脚动。墨昕晗并没有多想,只是默默的帮她把床摇了起来,后背用枕头垫好,然后把床上的餐板放好,把早餐端了上来,一切做的那么顺其自然。

只是,简宁心里说不出的别扭。明明想着惹不起总躲得起吧,但是自从提案那天之后就一直遇到。虽然出差是因为自己还在做槿麟的项目,自己已经后悔了,后来云端槿麟的项目停了,算是避开了一段日子。只是,谁想到,昨晚还是遇到了,还好遇到了,要不后果就真的不知道了。

“张嘴。”墨昕晗突然说道,想的出神的简宁才反应过来,墨昕晗拿着调羹舀了一小勺白粥正往自己嘴边送,那双幽深的眼正定定的看着简宁,简宁被看的脸一红,慌张的说:“我自己来。”说着,从墨昕晗手里接过了碗和调羹,赶紧低头默默的喝着粥。

“吃菜。”墨昕晗突然夹了小菜放到简宁碗里,“别光喝粥。”

“哦。”简宁机械的默默的吃着,墨昕晗则在旁边帮简宁不时的夹各种小菜。等简宁吃完了,墨昕晗才拿起来另一碗粥吃起来,一边吃,一边评:“马马虎虎。还行。嗯?宁宁,这么难吃你怎么不说?”墨昕晗突然问简宁。

“什么?”简宁正在纠结自己要不要跟墨昕晗说谢谢,结果墨昕晗突然叫她,一脸懵。墨昕晗看了看她,轻声说:“没什么。”然后继续吃着自己的早餐,简宁感觉墨昕晗跟上一次自己住院的时候有点不一样,但是哪里不一样,又说不清楚。

只是,简宁还是不想跟他独处。

墨昕晗吃完后把阿桐叫了进来,让他收拾干净。随后对简宁说:“一会我要去公司,你要是哪里不舒服直接让他们叫他们的祁副院长。”

简宁直接忽略了后半句,心里舒了一口气,终于要走了。只是,门口突然响起一个不满的男声:“黑冰块,你泡妞别牺牲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