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业务自助平台秒刷

全网最低价在线刷抖音业务平台介绍

抖音如何买1000粉(抖音如何买1000粉)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肖美娜笑了,“你很有能力,也很有水平,今晚邀请黄总的目的是争取拿下十八栋楼的业务。所以,你非去不可。”

我暗道,这女人一会瞪眼,一会笑的,真让人捉摸不透。

“肖总,你太抬举我了。我李阳哪有什么能力啊,高大勇是业务部的经理,按说,你应该带他去呀。他不去,我去,算怎么回事呀。”

“没有能力,能把供电公司办公楼三千万的装修业务拿下来吗?少装蒜!”

肖美娜笑意眨眼就没,又是冲我一瞪眼,“晚上六点,我开车带你。就这么定了。”

“那,好吧。”

我无奈地一摊手,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现在距离六点还有两个小时,我想借肖总的车用一下,保证六点前回来。这样,总可以吧?”

“你干嘛去?”

“肖总不是晚上接待黄总嘛,你看…”我指了下自己的裤子,“太旧了,得回家换条新的。还有,我穿运动服也不合适。怎么也得换个西装系条领带啥的。”

肖美娜朝我身上扫了一眼,噗嗤笑了,“李阳,你老婆怎么搞的?就让你这样出门?”

我有些尴尬。公司破产之后,我满脑子净琢磨怎么尽快赚钱养家,对于穿戴完全没放在身上。一条旧牛仔裤,有十几天没洗了,那天晚上跟踪毛怡然时,被富丽华酒店的保安推倒在地,裤脚都划破了。上衣则是几年前的一件运动服,很旧,上面有几块污渍。

肖美娜问完,俏眼看着我,等着我回答。

“我没有老婆!”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毛怡然已经不是我老婆了,我和她的关系已经名存实亡。

“什么?”

肖美娜怔了一下,“你没结婚?”

我苦笑,“肖总,你看我像没结婚的人吗?”

我心说你什么眼神啊,我都三十多几的人了,你居然说我没结婚,也太开玩笑了吧。

“哦,对不起!”肖美娜脸上充满歉意,“原来你离婚了,我不该问你隐私的。”

我再次苦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婚,肯定要离的。只是,还未到时候。

“拿去!”肖美娜很痛快地把钥匙递给我,“换身干净的衣服,快去快回啊。”

我道了声谢,拿着钥匙走到门口时,肖美娜补充了一句,“李阳,你执行力很强。这点,我喜欢。”

驾车出了公司门口,我没有回家,而是朝另外一条路驶去。

我要去顾俊山!

我心急如焚,一秒钟都不想再耽误。

我想到了最坏的一种可能性,顾俊山被黄克宇收买了,两人做局将我害了,我公司之所以破产,毁就毁在黄克宇手里。

虽然我这么想不符合逻辑,虽然我对于和我一起创业的顾俊山兄弟充满无限信任,但,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只有找到顾俊山,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顾俊山住在望海小区,距离美娜公司半个小时的车程。一来一去,等我找到顾俊山弄明白张子超的事情后,就马上赶回来,不会耽误的。

关于怎么在酒桌上对付黄克宇,我现在还没时间想。找完顾俊山,再考虑对付黄克宇。

车进了望海小区后,我将车停在楼下,急急下车,去5号楼乘电梯来到顾俊山的家。顾俊山住8楼,801。

门敲响后,开了,开门的,是个陌生的男子。

“你是来找顾俊山的吧?”

不等我开口,对方就先问我。

“是啊,这儿不是顾俊山的家吗,你是他的什么人?”

“顾俊山把房子卖给了我,我是新房东。”对方很客气。

“顾俊山把房子卖了?”我很惊讶,卖房子是大事情,他应该告诉我的。

“是的。已经四个月了。”对方脸色平静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阳。”

“你就是李阳啊,你等一下。”对方走进屋内,很快就走了回来,手里多了一张纸条,“交接房子的时候,顾俊山曾特别对我说,如果有个叫李阳的来找他的话,就把这个给他。”说完,对方把手里的纸条递给我。

我接过来,这是一张浅黄色的便签。上面有我之前公司的字样。这是我公司未破产前的工作便签。

便签上,写了一个字,外加一个叹号:“她!”

虽然只是一个字,但我能看得出来,是顾俊山的字迹。

“她!”?

“她!”??

我拿着便签,疑惑了。

什么意思?

“她”——指的是谁?

为什么加个叹号?

“顾俊山还对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只让我把这个纸条交给你。其余,他什么也没有说。”

“你有顾俊山的联系方式吗?”

“有。”男子从手机通讯录里调出顾俊山的名字,我一看,顿时失望了,和我留存的之前的号码一样。这个电话已经打不通了。

“如果顾俊山再和你联系的话,请你一定告诉我。请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我。”我对男子再三强调了一番后,与对方告辞了。

开车往回走的路上,我琢磨顾俊山为什么不辞而别,留下这个字啥含义。

“她”——究竟是谁?

毛怡然吗?

顾俊山在提示我毛怡然和黄克宇有一腿?

不可能啊,我公司没有破产的时候,毛怡然对我好的不得了,她不可能背叛我。事实上,我公司破产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毛怡然也没背叛。她是最近才刚刚给我戴绿帽子的。

还有,顾俊山四个月前就把房子卖了,而毛怡然出轨也就刚刚不久的事。顾俊山有先见之明?他早就知道毛怡然出轨而提示我?

完全不符合逻辑。

进一步说,即便是顾俊山有意提示我,他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或见面和我说,偏偏把房子卖了后留个纸条让房东转给我?

还有,顾俊山卖房子为什么不告诉我啊,就算不告诉我,总得对我说他搬到哪里了吧?

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失踪了?

打手机都打不通了?

有问题!

顾俊山绝对有问题!

他不想见我!!

只有这一个原因。

因为公司破产与他有直接的原因,让他难以面对我吗?

我们是共患难过的,公司是我和他共同打拼才有的,我们曾不只一次说过,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要勇敢地面对,失败不怕,大不了从头再来的。

顾俊山啊顾俊山,你到底啥意思啊!

我把便签小心地收好。开车回到了家里。毛怡然不到下班时间,此时,家里空荡荡,冷冷清清的。

我换了一套西装,把裤子也换了。然后,去厨房找了一把菜刀,塞进了腰里。

虽然我已经把录像带寄给了南若紫,想等黄克宇被天啸集团扫地出门之后,再和这狗吊算账。但,我突然觉得等不及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肖美娜让我陪黄克宇这狗吊吃饭。

太侮辱人了!

我堂堂七尺男子,受不了这样的侮辱!!

他妈那个臭逼的!人家刚刚玩了我老婆,我还要一脸赔笑向人家敬酒,我他妈还是个爷们吗?

干脆!老子一刀宰了这狗吊!

驾车回到公司后,差半个小时不到六点。肖美娜见我焕然一新,满意地点头,“很好,像个新郎官。看得出来,你已经认识到今晚这顿饭的重要性。你很敬业,非常好。”

我才发现,我匆忙从衣柜里拿出来的这件西装,是我和毛怡然结婚时穿的,我当年做新郎官的时候,就这身打扮。

多年之前的那个新郎官,如今要手持菜刀去宰人了,被宰的,是和我老婆上床的另外一个男人。

这,难道是报应吗?

可能,我和黄克宇上辈子是情敌吧?

上辈子的事情没有了结,这辈子,到了清算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