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业务自助平台秒刷

全网最低价在线刷抖音业务平台介绍

抖音如何买1000粉(抖音如何买1000粉)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那天其实已经很晚了,他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不愿意起身,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陷入了沉思。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他不清楚。原来那些抱负也慢慢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一日一日的,重复性的工作,让他慢慢的,和身下的座位连成了一体。外面很热,他能感觉到那种灼热的光刺透瞳孔的锐利与乖张。

在这个炎热的夏季的晚上,他的音箱里循环播放着《冰心锁》这首音乐,这首歌是一个菲律宾裔香港人唱的。这个人似乎很神秘,百度百科上都找不到她的消息,这种神秘让他对这个人产生了莫名的好感。他觉得,世界上大多数的事物都是可以为人所知道的,而那些不被人所知道的正是人类不断向前探索与发展的动力和源泉。

他把声音开到最大,歌声如梦如幻:

冰山冰封仿似梦

就像堕落在世界外

放眼雪山一片空

阵阵冷风扑面刺痛天际乱碰

虽然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但是他不知道该去哪儿,茫然看着窗外,心中波澜起伏不定。他不住的回想那些曾经失落的时光,在那些时间的片段中,他曾如痴如醉地憧憬着未来的美好的生活。如今,一切已成定数,他倒是觉得好多事情都变得很无聊无趣兼无味,大概是原来的那些心中的惆怅与幻梦都已经破灭了吧。

八点零一分了。办公室阒寂无人。

他慢慢地走下楼,走了几步才想起,办公室是在十几层,应该坐电梯下去。

电梯似乎一直都有人,不停地闪烁着灯。终于到了,电梯门慢慢地打开,他看到里面有一个带着领高礼帽的人。有趣的是,那个人居然摘下帽子,低下头向他致敬。

电梯开始运行,下降了一层,那人突然开始自言自语道:我今年,二十八岁了,刚刚结婚,我觉得我的妻子不爱我,我们生活在一个出租屋里。我的父母住在乡下,他们没有办法和我一起住在这个城市里面,我觉得我像是一个逃荒者。有时候觉得我的人生似乎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时间的拐点在什么地方呢,大概就是我在婚礼上,我吻着妻子的额头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开始欢呼。我觉得,挺好,嗯,就这样吧……然后,一切都变成了黑白颜色。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要。换个方法活着。我要回到什么时候呢,回到我刚刚考入东海大学的时候吗?那个时候我真是意气风发啊,和同学们聚会的时候,我们选在了海南大酒店。从酒店顶层的窗户向外看去,觉得天下尽入我眼,那些歌舞升平,那些莺莺燕燕,全都在我的掌控当中了。如果是我的话我就要回到那个时候,好多事情都可以在那个时候作出调整的,我一定要说出来我没有机会说的那几句话。我说的对吗?这位先生?

那个人把头转向了他,面色中不带一丝讥讽,眼神中透露出一点真诚。他情不自禁地回答道:啊,你都猜对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你接下来会做什么,但是我要说的是,你说得对。

那人便笑了,说:那就对了,那就对了,亲爱的先生。欢迎你踏上这一场,改变自己的旅程。

这时电梯已经走到了最后一层,那个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他的心里怦怦直跳,等着门打开。但是开了门,什么也没有看到。外面还是老样子,还是在这栋楼上,还是熟悉的门卫和保安,熟悉的绿植,熟悉的前台,他不禁有些失望。那人却似乎胸有成竹,对他说:不要怕,往前走,大胆的走,莫回头。他便往前慢慢地走,走着走着,他觉得自己的步履越来越轻盈,他从地板的回光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自己居然变得年轻了。回头看那个人,那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人群中再也没有他的踪迹。出了门,他摸摸自己身上,幸好钱包还在。然后,他从容地打开,从里面抽出了一张钱币,仔细看上面的日期。但是,日期还是老样子,这时他彻底失望了,认为那个人只不过是跟他开了一个拙劣的玩笑。

这是他的面前,驶来了一辆出租车,他拉开车门,告诉司机,去x香槟路二五六号。司机干咳一声,说,什么香槟路,那一条路大概明年才能修好吧,现在都封禁着呢。你要去那儿,我可带你不到。要不你在前一个路口下车?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再一次打开钱包,仔细观察那张钱币。那张钱竟然慢慢在手中变成灰烬。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不去那儿了,我们去花园镇五号吧。那是他父母原来住的地方。如果那个人说的是真的,那么他父母应该现在还在那栋房子里面。司机没说什么,启动了车。但是,没过一会儿,司机还是忍不住说道:我在这一个地方见过很多像你这样的旅行者,他们一开始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希望去见自己的亲人。但是我觉得有时候你不见也好,因为这就像一场梦,你见了之后,再醒来只会更加难受。他听了吃了一惊,说:你见过很多像我一样的人?司机点点头,说:他们都是在这个地方遇到奇怪的人,然后被带到我这里来。我见多了,我也不清楚他们什么时候会来,不过,总有一些时候命运会把他们推到我的面前。

司机转过头来,说,你只要把这当成一场梦就好了,一个可能很愉快也可能不愉快的梦。

他没有再说什么,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一只烟。慢慢地点燃,烟雾开始萦绕起来,袅袅升起。

过了许久,花园镇五号到了,他迟疑了一下,还是迈出了自己的坚实的一步。他走到门前用手轻轻地扣响了门环,里面传来了熟悉的问候声:谁啊?他鼻子一酸,说:妈,是我,我回来了。当门打开的那个瞬间,他看清了了妈妈的脸,那张脸比现在看起来要年轻一些,他一下扑在妈妈的怀里痛哭起来。在现实的世界里,他的妈妈因为癌症已经永远离开了。他不知道,他能在这个时间里待多久,可是他愿意尽可能地多待一会儿。这是,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会是谁呢?他觉得有些奇怪,然而还是去开了门。

门外的那张脸,看上去格外的熟悉。哦,是你,他差点就惊呼出来。这正是他计划中要实现的一步。他的老乡兼大学同学李露露现在就站在门口,此刻,她的那张脸看上去很憔悴,开口便道:我妈妈要动手术,会去美国。我要跟着去了,可能,以后就在那边长期生活,不回来了。这是上次你借给我的那本书,现在我还给你。

他的心怦怦直跳,说:其实你不用还的,我原来已经看过几遍了,我……我的意思是说,你可以把它留下来。

那个人,笑了一下,说:那好吧,那我就留下来,算是一个纪念品吧。那我走了,再见。说完,她便起身离开。他在后面。一直就那样楞楞地看着,蓦地,他在她后面大声地喊道:为什么不回来,你可以回来的对不对,

我可以等你回来啊!

她在前面,回了身子,大声地问,: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他声嘶力竭地喊道:我可以等你回来。

后来他回忆,那辆黑色的轿车,简直就像幽灵一样从地面上冲出来。他抱着她,跑了很远才拦上一辆车。到了医院里,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血,仿佛油漆一般渐渐凝固。

他那里等了很久,直到医生出来告诉他,人已经不在了。他开始后悔,如果当时不是他喊住她,那么她应该能顺利地走过那个路口,而不是被这个车所撞倒。他悔恨地揪住自己的头发,一根一根,似乎要把它们都揪下来才算完。

猛然,他想起那个司机所说的,这一切不过都是在梦境当中,果真是这样吗?

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不,这不是梦境。准确的说,这个地方,会精准地实现你的想法。不是这样吗,我亲爱的先生?

他愤怒了,高声叫喊:我什么时候说要让她死掉?你不过是用了些邪恶的巫术来诅咒了她罢了。这一切与我无关。

他转过身,想清楚地看一看那个神秘人的脸,却什么也看不清。四周灰蒙蒙的,一如大雾天。

他无力地坐在那里,用手指抚摸地面。地板很光滑,没有一点凹槽。

等烟雾都消散尽,他才发现自己仍然坐在

夏威夷大厦的一层。他慢慢站起身,环顾四周,发现四周什么人也没有。他这时才苦笑了一声,手机恰逢其时地响了。他故作轻松地掏出手机,问道:谁?

哦,我是唐山啊,这是我的新号,明天是咱们同学李露露的7周年纪念日,定在齐鲁大酒店,8点门口集合,别忘了啊!

他已经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了,又一次无力的坐在地上。

为什么会这样?他喃喃自语,像是说给自己听,也像是说给别人听。

那个高礼帽在他身后幽幽地说:他人即地狱,你的世界,不过是她的地狱罢了。另外,你用不着担心,这原本不是你的梦境,这个梦,是我的。

他茫然地望向高礼帽,说:这是你的梦?

是,我的梦想就是带别人回到过去,看他们怎么实现自己内心中最不堪的梦想与愿望。你瞒不过我,因为我的梦里我最大。

他这才安安稳稳坐在地上,说,原来是一场梦啊。

他再次睁开眼,看到电梯重新开启,里面空无一人。

他不太明白,到底自己是不是还活在别人的梦里。

在此后的无数个夜晚,他经常会无故惊醒,怀疑自己是在别人的梦境中,哭喊着要出去。妻子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古怪,终于在一个清晨不辞而别,和他过起了分居的生活。他无心工作,把饭碗搞丢了,靠卡中的一点存款生活。胡子拉碴的也不修理,活得像个流浪汉。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他在楼下遇到了高礼帽。高礼帽看到他的这番模样,叹息一声,说,看来,你还在我的梦里没有出来。

他看着高礼帽,说:我还是我吗?

高礼帽摇摇头,又点点头,说:你是不变的,这也是你的地狱。

他哭泣了,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高礼帽摘下了帽子,说:我就是你,那次车祸中被撞的不是李露露,而是你。你怨恨她,故而希望她也受到那种折磨,你忘了吗?

他震惊了,说:我,我不记得了。

高礼帽逼近一步,说:你当然不记得了,你的妻子和你关系一直都不好,你有次喝了太多的酒,就对她大打出手,她赌气离家出走,遇到了一伙儿小混混……他们非礼了她,她一时想不开就跳了河……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你当然不记得!你不想带着这些东西变成鬼魂。你选择忘了它们,我可一直没忘,替你记着呢。

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说:这是什么地方,这不是你的梦吧。

高礼帽看着他,恶狠狠地说道:这就是无间地狱。

他痛苦地捂住双眼,高礼帽哈哈大笑,说:你永远出不去。

正在这时,天上倏然射下万道金光。

一个声音焦急地呼唤他,他听得真真切切。

孩子,我的孩子,你醒醒啊!

他看到高礼帽满脸惊恐,说:我的天,居然把她给忘了。

高礼帽奋力从地面上抬起一块石头,向天空抛去。不过呢,没有什么作用,金光把石头击碎了。地面上金光普照,到处融入温暖的金色汁液。

高礼帽狂怒地吼着,说:不,我不会让他离开这里,你们都不许把他带走。这时,另一个声音传来:不,我要好好活下去,我不会带着仇恨永远躺在这里。我的妻子虽然不在了,我的妈妈虽然不在了,可我的其他亲人还在,我还有依恋的人……我虽然遇到车祸,可我的心还是滚烫的,我的血也是鲜红的,我的灵魂是纯净的,我要活下去!

高礼帽开始哀嚎,逐渐变成一摊黑水。

他睁开了双眼,看到了医院的标志。

孩子,你醒了。

是的,我醒了。

啊,太阳啊,我又一次看见你了。

他仔细向窗外看去,外面有一颗修长的树,安静而明亮。

他仔细端详自己,不由得惊呼一声,怎么,自己的身体竟然是个孩子的模样。

妈,我怎么了?

他看见对面的人居然是母亲。

你在这里躺了一年了,今天是你14周岁的生日,我们向上天许愿希望你能醒过来,没想到,你真的醒了。孩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他喜出望外,原来,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啊。

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一年前,他骑着自行车和一辆逆行的卡车相撞,大脑受到了损伤,变成了植物人。他的妈妈一直守在他身边照料他,未曾离开半步。他的眼里满是泪水。现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几天后,他出院了,艰难地拄着双拐,适应着有些萎缩的肌肉。

在楼顶上,戴高礼帽的男子望着下面的他,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高礼帽的身边是一个塌鼻子的男子,此刻正不解地询问高礼帽:你花了那么大的力气,不惜放弃去天国的机会,只是为了让这个男人再从头活一遍,为什么?

高礼帽看着下面的男子,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我不忍见他终日活在痛苦当中,况且,这个人有恩于我,当年我还是一只野猫的时候,他就把我带回家喂养,当我死的时候,他的泪水让我的灵魂能游荡在世间,成为一个守夜人。我的一切都是拜他所赐,自然会给他一个美满的结局。我相信,这一次,他会珍惜自己,会珍惜身边的人,不再留有遗憾。

塌鼻子叹息一声,说:像你这样的守夜人,还能有几个呢,罢罢罢,不去天国,我们就在这世间继续为人指引灵魂吧。

两个人慢慢变成了灰色的影,消失于无尽的暗夜中。

十几年后,他坐在了办公室里,耳边是熟悉的《冰心锁》,他不禁怅然起来,和妻子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就急切地问道:你在家吗?妻子回答他:亲爱的,我在家待着呢,你该下班了吧。他松了一口气,走出办公室,点了下楼键,等待电梯出现。

这时,高礼帽从他身后走过,脸上带来一丝神秘的微笑。他没有看到,就那样一路回到了家。

一个平凡而普通的夜晚。

第二天,当他醒来时,妻子将一块插着26字样蜡烛的蛋糕摆在了他面前。一个冗长的梦境就此结束,像是一场久久不能停息的大雨,终于在这里偃旗息鼓。这是个梦吗?他此后经常这样问自己,一直找不到答案。或许是,或许不是。谁又能分清这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