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业务自助平台秒刷

全网最低价在线刷抖音业务平台介绍

抖音如何买1000粉(抖音如何买1000粉)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南嫣的面色僵了僵,身体一僵了僵,强颜欢笑挤出一句话:“嫣儿,听王爷王妃的安排!”

“哟,这不是三哥嘛?”

适时,一道清脆的男声响起,闻声看去,一个帅气的男子翩翩而来,墨发披肩。

秦桑总觉得他眼熟。

走进了一瞧,她立刻就认了出来,顿时恨的牙痒痒,就是他欺负自己痴傻,花言巧语哄骗秦桑去了妓院,而后,流言四起。

一生清白的名声,差点都毁在这个纨绔不羁的皇子身上了!

偏这货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冲着秦桑不正经的挑眉:“三嫂好!”而后目光移到了一旁的南嫣身上,:“南嫂子好久不见!”

一句话,顿时让南嫣惨白了!

她还是端庄的行礼:“见过安王!”

而后苏御径直将南嫣护在了身后,这货之前是南嫣在的那家青楼的常客,秦桑笑了两声挪到了他身边:“哟,安王居然没有去逛窑子?”

苏衍眯了眯双眸,压低了声音,笑容让人不禁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声音满是轻佻:“哟这不是跟着我去妓院的傻子吗?你出嫁坑你是我不对,不如,国宴过后我们再去喝一杯啊?”

苏御冷眉一皱:“你们之前见过?”

秦桑冷笑一声,看向苏御:“夫君,何止是见过啊,那时候桑桑这傻病还没好,待字闺中的时候,不知道安王怎么地找上门来,拖着臣妾去了妓院,不知道是不是有人什么指使呢?”

她饶有意味的目光在南嫣的小脸上转了几圈。

而后她伸手挽着苏御,一脸委屈:“毕竟臣妾跟安王并无过节,这毁女儿家名声的事情,太损阴德了。”

而苏御,却被“夫君”那两个字微微振动了心弦。

秦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对上安王那双狐狸眼笑容,直泛冷意。

不等秦桑发作,忽而身后传来一个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宸王安好,王妃安好。”

一个异国男子牵着一个身着华服的戴着面纱的女子走了过来,若是仔细看的话,那眉眼跟南嫣却有几分相似。

苏御跟两个人寒暄起来,秦桑也终于听明白了。

男的是南诏的乐胥太子,女子便是南国皇室的乐阳郡主。

秦将军班师回朝,恰逢国宴,南诏是特地来朝贺的。

乐阳目光在秦桑身上转了转,似乎嫌她这身衣服繁琐,目光落在更显温婉南嫣身上,南嫣便上前跟乐阳公主说起话来,还贴心夸赞:“公主真是生的很好看。”

“南夫人也好看!”

单纯模样晃了晃秦桑的脸。

带着年方二八的娇俏与鲜嫩,与秦桑不同的便是那双闪耀着点点星光的眼睛。

不多时,寒暄过了。

两个人谦卑的行礼,只是那个太子的目光似有似无的刮过了秦桑的脸,绕有深意,秦桑不太懂,但也客气的回应了一个笑容。

随着内侍一声高呼,今晚国宴的主角终于是到了。

浩浩荡荡的队伍拥簇着,皇帝,皇后,,太后,肃太妃携着皇帝的众佳丽齐齐现身。

众大臣一起跪拜,声势浩荡:“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

秦桑满是好奇,伸脖子去看,却被苏御伸手摁了下去!

而后随着皇帝的众卿平身,大家入座,礼乐开始,有舞姬出台献舞。

整个过程都很安静,南嫣坐在苏御的右手边,给苏御斟酒,苏御给她夹菜。

自始至终,秦桑仿佛一个外人。

而她也是一脸的不在意,目光落在桌子上的菜色上,吃的不亦乐乎,有那么几分率真可爱的味道,肃太妃看的很是欣喜。

一直让宫人给秦桑添菜,而刚刚一身纨绔的安王,如今却一身冷意的坐在那里,身边王妃的位置空空的。

他起身冲着秦桑敬酒,眼底的落寞十分清楚。

秦桑好奇:“为什么安王没有带王妃?”

苏御瞥了她一眼,后他压压低了声音:“安王妃为救安王死了,敌国来刺,那年国宴,安王妃生生替他挡了一箭,香消玉殒了。”

秦桑不可置信的看了安王一眼:“那他还去逛窑子?”

“自从四弟妹逝世,他就成了这样,那时候你还小未曾见他意气风发的模样。”

苏御饶有耐心的解释。

可是这些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安王耳中,他捏着酒杯走了过来朝着秦桑敬酒,一杯一杯带着几分失意和灌醉自己的意味。

秦桑看向他,忽的眸色一沉。

轻轻的吐出了一句话:“逝者已逝,生者便是承载着她所有美好的愿望活着,安王,你的命不是你的,也是王妃的,好好珍惜,别等老了枯骨黄沙,到时候无颜见她!”

“砰!”

苏衍手中的杯盏顿时碎裂,手心隐隐的渗出血丝来。

谁都知道,安王妃是安王最大的忌讳,可偏偏这个秦桑一副不怕死的样子,苏衍目露一个清冷的笑意:“活着太难了。”

“难就不活了吗?那她白死了!”

闻言苏衍又是一怔。

他垂帘,掩饰着眼底支离破碎的情绪,随即幽幽吐出一句话:“难怪我三哥不喜欢你,哪壶不夸提哪壶!没人跟你说过,你这样子很讨厌吗?”

秦桑笑了:“讨厌就讨厌吧。”

骤而话锋一转,带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老成:“我也曾经历家门骤变,痴傻三载,可是终是想要好好活下去,不是为了讨好谁,只是想要替他们好好的活下去!”

苏御第一次正视了身边的这个女人!

口齿伶俐但却睿智冷静,字字诛心却又让人真的受用。

从前他只觉得她痴缠自己,倚傻卖啥极为不堪,此刻,却极为耀眼。

安王目光落在了秦桑帮他缠布条的手上,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道:“我觉得你说的甚是有理。”

秦桑笑了。

这一幕落在苏御的眼里,让他气的眼睛直冒火。

偏某女人,还是一副不知所谓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