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业务自助平台秒刷

全网最低价在线刷抖音业务平台介绍

抖音如何买1000粉(抖音如何买1000粉)提供抖音赞优惠活动,刷真人粉丝和点赞,刷播放量,请点击这里,进入 该页面后,步骤很简单,只需你所需要的业务、填写您的下单信息即可、我们代刷网24小时自助下单平台24小时为您服务。

 待目光落在少女的脸上时,洛辰眼睛一直,心里咯噔一下。

少女小脸一红,刚忙摆手:

“别误会,别误会,不是真的让你当我男朋友,只是玩玩而已,过了明晚,咱们就互不相干了,你还可以来这里应聘。”

清纯可爱,说话毛毛躁躁,带着一股子灵动感,再加上那张洛辰死都不会忘记的脸庞,这是洛雪啊!

“洛雪,杵那儿干嘛呢,没看见钱少的酒喝完了吗?没点眼力劲儿,不相干趁早滚,我等着招新人今来呢!”

大堂胡管事斥责着,其实这闲着的服务员好几个呢,之所以要交洛雪去给钱少上酒,那是别有用心。

“我先过去一下,你考虑下,考虑下啊!”

洛雪匆匆忙忙而去,洛辰却是魂不守舍,紧跟在她身后。

……

一号餐桌前,一男两女坐在一排,男的左拥右抱,双手还不规矩地在两个女人身上乱摸。

这两个女人倒是一点脾气没有,不但任由他这么做,而且各自的脸上还带着被宠幸的得意感。

钱少,并不姓钱,而是姓赵命峰,是这家西餐厅老板钱富贵的外甥。

因为舅舅有钱,便天天在舅舅手下混吃混喝,还借着舅舅的背景招摇撞骗,是财色双收。

时间一长,大家都往了他的本姓,而是跟着他舅舅的姓,唤他一声“钱少”。

洛雪端酒上来,赵峰的目光立即从两女身上转到她的身上。

赵峰贪恋洛雪的美色,这是乾隆西餐厅众所周知的事情,也是为什么胡管事要让洛雪来给赵峰上酒的缘故。

“洛雪,好久不见啊,来陪我喝一个!”

趁着洛雪弹身把酒端上桌的时候,赵峰的咸猪手伸出去便准备在洛雪白嫩的手背上摸一把。

洛雪见状赶紧去躲,却上了赵峰的奸计。

洛雪慌乱只是,赵峰猛然将洛雪手中的红酒打翻。

红酒洒落,浇在了赵峰的皮鞋上。

“哎呀!”

两女尖叫,看似胡管事是被叫声招来,实则这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

“连杯酒都端不稳,怎么做服务员的,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胡管事知道洛雪生活拮据,便偏要那这炒鱿鱼的事情来吓唬她。

“是他先……”

洛雪单纯张口便要说出真相,可转念一想,钱少是什么人,这里的二老板,就算是说出了实情,胡管事也不会理会的。

“钱少先怎么了,钱少做什么那是钱少的自由,高档服务是咱这乾隆西餐厅的招牌,这里顾客就是上帝,赶紧给钱少道歉!”

果然不听解释,还好只是道歉,洛雪赶紧低头认错,想着吃个哑巴亏,保住工作要紧,否则就没钱雇明晚的男朋友了。

但,这一切都是设计好的,他们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放过洛雪。

“道歉就算了,服务至上不是咱这的特色吗?酒撒客人身上了该怎么办呀?”

“跪下来给客人擦干净!”

“对,要跪下来擦!”

赵峰左右两女,一唱一和,把狐狸们的尾巴给露了出来。

跪地服务,这才是他们今晚唱这出戏的最终目的。

羞辱洛雪,贬低洛雪,待洛雪的自尊心崩溃后,赵峰就要霸王硬上弓了。

“对对对,该给钱少跪下来把鞋擦干净,”胡管事脸上堆着笑,转身朝洛雪呵斥道,“还愣着干什么,没听到钱少的话,这个月的工资不想要了是吧?”

“别扣我工资!”

“那还不赶紧的,要我叫人帮你一把吗?”

胡管事声色俱厉,钱少把腿往桌面上一搭,露出自己锃亮的皮鞋,欢快地摇晃着。

两女自觉让道,给洛雪留出了空间。

洛雪要强,自己是缺钱,可受辱的事可不干。

“钱我不要了!”

说着便要脱下身上的围裙,以示自己辞职不干了。

可她不干,并不意味着钱少和胡管事会放过她。

“脱衣服不干,就地辞职,长能耐了呀,洛雪,”胡管事一捋山羊胡,冷哼一声,“好呀,脱呀,你身上这身都属于乾隆西餐厅,全交回来了就让你走!”

确实如他所说,洛雪身上的女仆装都是西餐厅提供的,可脱光了,那自己身上就没衣服了。

走出去,那就是现实版的裸奔。

狐狸们已经不顾及自己的尾巴了,所以洛雪心里明白,他们绝对不会让自己回更衣室换回自己来时的衣服的。

“在这脱不完,那你就得在这当继续做服务员。”

“一刻是钱隆的服务员,一刻就要守乾隆的规矩。”

“乾隆的规矩就不用我再强调了吧?顾客就是上帝,顾客说什么就是什么,赶紧的,跪下去钱少擦干净!”

洛雪进退两难,犹豫不定。

胡管事却是毫不姑息,直接使了个眼色,站在赵峰身后看热闹的两个女人当即明白。

上前扯住洛雪的头发,就往赵峰的身边扯。

“钱少好享受,我这就不打扰了!”

胡管事嬉笑一下,转身欲走。

却见刚才和洛雪杵在一块儿的那个男人出现在了包厢门口,此人开口清冷,只三字。

“放开她!”

“哪儿来混小子,敢坏我钱少的好事,胡管事,废他一条腿?”

赵峰一怒,胡管事吓得浑身一哆嗦,赶忙接话:

“钱少放心,我这就保安废他一条腿,您继续,别被他打扰了心情!”

“你快跑,快跑,不用管我,我不想连累你!”

洛雪哭喊着,在这里干了这么久了,赵峰的为人她是清楚的,贪财好色,心狠手辣。

得罪了他,没有好果子吃。

自己受辱便罢了,可不能连累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

“你倒是识趣儿,可惜晚了!”

胡管事邪笑一声,掏出对讲机,便要召唤内保。

可就在这时,他眼前身影一闪,那多管闲事的男人消失了。随即背脊一凉,凛冽杀意席卷全身,转头去看。

只见洛雪已经离开两女掌控朝后倒去,而两女则齐头并进,撞向赵峰扑去。

赵峰的腿搭在桌子上,腿弯儿处悬空。

而两女不偏不斜,正好压在他的腿弯儿处。

“咔嚓”一声,双腿骨折断,赵峰的脚尖第一次碰触到了自己的大腿。

欺我妹者,当受此罚!

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在之后,洛辰抽身后退,又将后倒的洛雪揽在怀中。

一转身,用身体挡在她的面前,以免她被赵峰的惨状吓到。

这一刻,两人目光相对,洛雪的心中升起一股暖流,感到无比的安全。

初次见面,这男人竟然这般护着她,真是男友感爆棚呀。

如果不是自己的钱不够,一定要多买一天。

赵峰低头一看,随即喉咙里便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

“啊!”

“出什么事了?”

正在这时,钱富贵赶来,一脸严肃地询问情况。

胡管事赶紧上前歪曲事实,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钱总,洛雪这丫头把红酒倒在了钱少身上,不道歉就罢了,还找了这么个狠人过来,直接把钱少的……”

胡管事不敢再往下说,只扭头看向赵峰,让钱富贵自己去瞧。

“舅,我的……我要阉了他,替我阉了他,舅!”

赵峰看着自己的双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哭求着钱富贵出手,阉了洛辰。

钱富贵膝下无子,对赵峰甚是喜爱,怎想到今天会在自己的地排发生这样的事情,心中怒火中烧。

胡管事察言观色,见钱富贵恼怒,找准机会,赶紧补刀:

“钱总,就是他,就是他把钱少害成这样的!”

说着,胡管事快步走到洛辰身后,想把他的身体扭过来。

不过,不等他动手,洛辰便将洛雪藏在身后,自己转过身来,直面钱富贵……